我是猫爷
 

教廷特使跳某日时间表

人物来自王者农药,ooc属于我?
私设懒散不正经的特使信
——反正就是私设下懒散的西汉宗教组
万圣节快乐~
祝愉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〔00:00〕信偷吃没有发出去的万圣节糖果,结果被洗完澡的主教发现了。多年和信练出来的预判和吟唱速度,主教一个门就夹的信跳不动。

〔00:05〕信解释说是因为今天没有收到糖果,结果主教平静的笑着,从不知道哪里的地方掏出一咕噜糖蒜,掰开蒜的嘴就把信塞了进来——

〔00:06〕不对,好像说反了。

〔00:15〕好不容易刷牙漱口完毕,我走出去发现主教还在壁炉旁边坐着看书。

〔00:16〕壁炉好暖和,烤烤火信都不想出去打吸血鬼了。主啊,请怜悯特使。

〔00:54〕主估计睡觉了,信被主教带了黄狗链扔出了教堂。

〔01:00〕信很生气,吸血鬼们的末日到了。

〔04:00〕可是没有吸血鬼。

〔04:01〕只有冷风,冷气流——反正就是冷,冷,冷,冷,冷,冷,冷,冷。冷的信想跳着打红爸爸。

〔06:00〕信在外面转悠了一夜,以零野的优异成绩收工。在回到教堂的路上,碰见了德古拉伯爵,试着搭讪了一句,他表示说城堡里暖气不够足,早上出来晒晒太阳。

〔06:27〕于是信和伯爵一起在教堂门口看了日出。

〔08:30〕不小心睡着了,刚好错过了早课的时间。挺好。

〔08:49〕洗完澡,暖和和的去睡觉了。前些日子在王者峡谷的中路击杀了一只狐狸,狐狸尾巴毛做了个抱枕。

〔08:52〕舒服。

〔10:27〕梦见了峡谷里另外一只狐狸,白色的——想要尾巴做抱枕。

〔10:50〕考虑了以后,决定要起床去抓新的抱枕。

〔10:52〕主教居然给窗户上开了给言灵门,虽然信机智的后跳闪开,可是马尾不小心甩的幅度有点大,夹言灵里面了。

〔11:30〕饿了。可是信的马尾还在卡着。

〔11:50〕主教把插着书签的厚书不轻不重的拍到了信头上:良说了要你好好休息吧?想跳窗出去干嘛?

〔11:52〕可以先解开言灵么?头发会被夹坏的。

〔11:53〕主教:不可以。先说你要出去干嘛。

〔11:54〕信饿得心累,开口就是:吃狐狸,不对是吃尾巴,诶是把狐狸吃了做成抱枕?反正第一句话说出来的瞬间,主教脸色就刷的大变。

〔12:30〕午饭的餐桌上,放着一只捆严实的白毛男狐狸。主教优雅的抬手,示意信开吃——脑子坏掉了吧?

〔13:00〕居然还有和信长的那么像的人——不对,龙。气势不错,哗的一下就飞过去扯断狗链把午饭狐狸拖走了。

〔13:20〕主教主动和信商量了一下,最后把昨天没有发完的糖果就着前些天的剩,圣饼分了吃了。

〔13:28〕怎么说呢,和主教一起,迟到的糖果也很好吃。

〔13:57〕特使也要好好学习啊——主教这么说着,拉着信去没暖气的地方看书了。

〔17:36〕晚饭是黄的让信心里发慌的玉米汤,估计主教是用言灵给它上了个色。信问的时候,主教说这也是语言的力量——没错肯定就是了。

〔18:03〕偷偷开了瓶红酒坐着背对门的沙发上,翻着主教的书一边看着火炉发呆一边喝酒。

〔21:46〕托早上那个梦的福,之前不小心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发现主教坐在信旁边靠着信睡了,原本放在信手边的酒瓶子已经转移到主教脚旁边,空瓶子在地毯上安静的滚了滚。壁炉的火焰映在暗色瓶子上,暗色的火苗一扭一扭的闪着。

〔21:47〕不想把主教叫醒来,眼镜片后面那双看破信走位的眼睛终于合上了,吟唱出恼人言灵的嘴抿在一起,平时冷金色的头发抵在自己脸侧,被壁炉暖的温和而柔软。

〔21:48〕想要——对这样的主教做些什么。主啊——请原谅信的僭越。

〔21:49〕主教眼睛突然睁开了,信甚至透过镜片,看见了自己的倒影。

〔21:50〕门,煤气灶,狗链。

〔21:50〕张良击杀韩信。

〔23:51〕回来了。

〔23:52〕主教说他做梦梦见在王者峡谷,碰见打野的信跳过来切他,一愣之下居然已经被近身,情急之下一套打出来,没想到——非常抱歉。

〔23:53〕那信今天晚上能不去外面工作么?信揉着刚从泉水里出来还有些湿的头发,头发不擦干就出去吹风会得头痛的。

〔23:54〕主教摇着头叹口气,言灵的力量在他手上迅速聚集起来——

〔23:55〕教堂外面,真的好冷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私心码的另外一个非日常的时间表
蜜汁单剪头和私设猖狂ing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〔00:00〕信偷吃没有发出去的万圣节糖果,结果被洗完澡的主教发现了。多年和信练出来的预判和吟唱速度,主教一个门就夹的信跳不动。

〔00:05〕信解释说是因为今天没有收到糖果,结果主教平静的笑着,从不知道哪里的地方掏出一咕噜糖蒜,掰开蒜的嘴就把信塞了进来——

〔00:06〕不对,好像说反了。

〔00:15〕好不容易刷牙漱口完毕,我走出去发现主教还在壁炉旁边坐着看书。

〔00:16〕壁炉好暖和,烤烤火信都不想出去打吸血鬼了。主啊,请怜悯特使。

〔00:54〕主估计睡觉了,信被主教带了黄狗链扔出了教堂。

〔01:00〕信很生气,吸血鬼们的末日到了。

〔04:00〕可是没有吸血鬼。

〔04:01〕只有冷风,冷气流——反正就是冷,冷,冷,冷,冷,冷,冷,冷。信想打红爸爸。

〔06:00〕信在外面转悠了一夜,以零野的优异成绩收工。在回到教堂的路上,碰见了德古拉伯爵,试着搭讪了一句,他表示说城堡里暖气不够足,早上出来晒晒太阳。

〔06:27〕于是信和伯爵一起在教堂门口看了日出。

〔08:30〕不小心睡着了,刚好错过了早课的时间。挺好。

〔08:49〕洗完澡,暖和和的去睡觉了。前些日子在王者峡谷的中路击杀了一只狐狸,狐狸尾巴毛做了个抱枕。

〔08:52〕舒服。

〔10:27〕梦见了峡谷里另外一只狐狸,白色的——想要尾巴做抱枕。

〔10:50〕考虑了以后,决定要起床去抓新的抱枕。

〔10:52〕主教居然给窗户上开了给言灵门,虽然信机智的后跳闪开,可是马尾不小心甩的幅度有点大,夹言灵里面了。

〔11:30〕饿了。可是信的马尾还在卡着。

〔11:50〕主教把插着书签的厚书不轻不重的拍到了信头上:良说了要你好好休息吧?想跳窗出去干嘛?

〔11:52〕可以先解开言灵么?头发会被夹坏的。

〔11:53〕主教:不可以。先说你要出去干嘛。

〔11:54〕信饿得心累,开口就是:吃狐狸,不对是吃尾巴,诶是把狐狸吃了做成抱枕?反正第一句话说出来的瞬间,主教脸色就刷的大变。

〔12:30〕午饭的餐桌上,放着一只捆严实的白毛男狐狸。主教优雅的抬手,示意信开吃——脑子坏掉了吧?

〔13:00〕居然还有和信长的那么像的人——不对,龙。气势不错,哗的一下就飞过去扯断狗链把午饭狐狸拖走了。

〔13:20〕似乎白龙来了又走了以后,主教的状态怪怪的。午饭就这样没再吃什么,信只能自己吃了面包。
还有昨天剩下来的糖,可是看着在旁边发呆愣神的主教,突然就没心情吃了。

〔13:45〕主教在这个点有读书的习惯,信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反正注意到的时候,信已经从被他强行拉着走进书房,到了到点就等着被主教拉进书房的程度。
今天,大概是信第一次一个人在书房里看书。

〔14:37〕在信出去喝水时,发现主教不见了。走遍整个教堂都没有发现,不知道他是去了哪里。主教很少一个人出门,有点担心,但再一想,似乎他的知识不会让他,吃什么亏,也就勉强放心下来了。

〔15:50〕主教没有回来。

〔16:14〕主教没有回来。

〔16:25〕主教没有回来。

〔16:35〕主教没有回来。

〔17:46〕试着一个人吃了晚饭。似乎除了战斗以外什么都不在行的信也没能壁炉烧起来,勉强烧了开水,喝下去的时候在发呆忘了水是烫的,被烫了嘴。

〔17:50〕主教没有回来。

〔18:17〕中午来过的白龙把重伤昏迷的主教带了回来,他皱眉把教堂和信都打量一遍,最后把主教放到他平时老坐着的沙发上,在壁炉里生起了火。

〔18:20〕想问白龙主教发生了什么事,可是却莫名其妙的问不出口。最后还是白龙说,主教跑出去瞎浪,被差点被出来的大龙拍死,还是他和狐狸一起救的。他路上做了急救,现在应该差不多了。

〔18:21〕子房出门你都不跟着?你不是他的特使么,这么失职——被白龙冷着脸训斥了。

〔18:22〕恩,主教没事就好。

〔19:18〕白龙和在门口等他的狐狸走了,可信哪里都不去了,信就照顾着主教。脱了之前企图出门而穿上的甲衣,把头发散下来,拿着他之前没看完的书坐到旁边小声给他念——信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。

〔20:30〕忘穿外衣就跑出来了,在门口拿了自己的枪,借口说要早早工作跑了出来,头发随意绑了一下,无论怎么说,特使披头散发都有损教廷的形象。
主教已经醒来了,应该已经不要紧了吧,虽然神情还不大清楚,但一定不要紧了,所以——自己就先走吧
也许是看错了,主教醒来后看着信,叫的是白龙的字——重言。

〔20:35〕这种天气没穿外衣简直冷的不能呆,可身上也没钱,想来想去还是甩了枪,冲着伯爵城堡的方向去了——差不多,是信所知道的,最后的吸血鬼家族了。
吸血鬼们,末日到了。

〔21:07〕我扶着墙,身上冰冷的液体流淌着,已经分不清是谁的血了。好痛。满状态的我都不敢面对伯爵宣战,现在这个状态——恐怕信是要留在这里了。
可是伯爵没在,壁炉没有点燃的冰冷大厅尽头,那尊贵的王座上并没有人的身影。
不详的感觉突然从心底炸开了。

〔22:31〕教堂的大门开着。

〔22:32〕伯爵的尖牙离开了主教的脖颈,那人的书随着身子一起无力的滑落在地上。
有什么东西,崩塌了。
没有主教的,世界?——那是什么样子的呢?
信不知道。
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他一起的呢?想不起来了,也许从主创造了主教开始,信就站在他身边了吧?
信不知道。
信是不称职的特使。

〔23:59〕
冰冷的亲吻和温暖的拥抱。
我躺着主教身边,侧着脸看着主教安静的睡在那里,旁边跳跃的壁炉把他的脸映的温暖而安静。
好累。
明明夜晚的工作还没有进行到最后,金发的吸血鬼还在信身上贯穿着信的身体,可是——好累。
主教,信今天晚上,就不出去工作了,你看可好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顺便,有宗教组的君主们来k么——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5)
 
 
热度(23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离子蠢猫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