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我床上的抖M]【2】

其实我想要更简单的标题缩写x


第二章


和维斯特认识还是开学前一天的事情了。


因为他报名开的有些晚,宿舍的负责人就告诉他说[啊,我们已经没有单人间了,双人的可以么?]


[有个朋友关照还更好吧。拜托了。]这样回答。


双人宿舍,一个桌子两把椅子两套餐具两套洗漱用具,然后——


一个双人床——上面还趴着一坨不明的蓝色物体。


那个瞬间,莱末想冲出宿舍用祖传的焰火弹射那负责人一脸。


“你就是和我来抢床的家伙?”


蓝毛从床上滚了起来,他用手找来皮筋扎了自己的头发,一甩毛“晚来的家伙就乖乖滚去睡地板吧。”


“——哈?开什么玩笑!你这个——”莱末前走一步,正准备给这个不讲理的混蛋狠狠一拳时——


白色。


眼前的景色突然被发亮的白光填充了。


虽然他眼睛就瞎了一秒,但下一刻,这人的拳头就毫不留情的砸到了他肚子上。


手离开了他的腹部。


“苍天诸神,吾以使臣之名,求见证之。”


当莱末抬起头来时,看见的就是一个笼罩在他头顶的魔法阵——和那个混蛋挑起嘴角的笑


“莱末,为我仆从。”


——等等!这是——


魔法阵扩大,笼罩从上而下穿过他的身体。然后一个雪花印记在手背上浮现,主仆关系达成。


不顾莱末的心情,对方弯下腰,很愉悦的拍了拍他的脸“维斯特-艾思,以后多多关照咯,我亲爱的莱末——”


“你真是个——”


糟糕——契约达成,他现在已经不能用脏话骂这家伙了!而且——连揍他一拳都做不到了。


“别一脸便秘的表情啊。”


“你才——”莱末扭开脸“问一句原因可以么?”


“这个啊,因为我比较习惯被人伺候着——还专门选择了双人间呐。”


维斯特伸手给他“来,先起来。先说明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,平时在外面也不会随便说这个关系——啊,这种隐秘的感觉是不是特别棒?”


“棒个屁!”似乎是只要不骂维斯特就可以了。莱末从地上站起来,困恼的看着自己手背“你需要的话拜托我就好了,干嘛非要做这种让人讨厌的——”


“我让你现在去洗内裤——诶这不是命令!别走!站住!——乖。如果不是契约,我让你去做这种事情你会么?”维斯特苦笑不得的靠了过去。“而且还有个理由啊。”矮了莱末不少的他抬起脸,嗅了嗅莱末耳边吹下来的黄绿色头发。


“这个柠檬糖的味道——我啊——想得到你很久了。”


“——”


脏话都堵到嘴边了,本来准备把这家伙直接扔出去的他站在那里,动一下都做不到。


以前——认识他么?


“想起我。”维斯特不由分说的踮起脚尖,强行直视着他的眼睛“这是命令。”


——


想起,他?


那真的是很早很早以前的记忆了。


如果不是契约强行寻找,莱末是绝对不会想起来的。


小时候的某天,他在街道上遇见了维斯特。


那个当时头发还短短的男孩被人用绳子捆起来,浑身是伤的绑在街边的柱子上。


[这是干什么?]


有人上去询问。


[我老爷家的小仆人,前几天做了错事,现在拉出来随便个价就卖了。]


[这样的孩子,看着就什么都不行啊。]


[啧啧啧,那是你不知道——这孩子啊——]


和自己差不多大啊。莱末看着那孩子,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——他想救他。


这时,那孩子似乎发现了莱末的存在。他抬起头来冲莱末虚弱一笑,但随即被男人一鞭子狠狠的抽在脖子上。


看不下去了。


莱末一路左冲右撞的跑回家,问从姐姐那里抓了一把首饰就往回跑——


一定要——


但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
那个柱子上的孩子已经不见了,留下来的,只有柱子上的斑斑血迹。


“是——是你啊。”


心情突然就微妙了起来。莱末再也提不起对他的气愤了。他只是按着维斯特的肩膀,把他从身上不着痕迹的推开一些距离“你后来——”


“后来借助器灵逃出来了。四处流浪过一段时间,偶尔在路上看见了你——”维斯特苦笑着扭开头“就摸着过来了。”


总觉得有些怪怪的?


莱末心里奇怪,但更多的却是对维斯特过去的同情。现在也不好说什么,他就忍下被维斯特强行仆人了的气氛,聊两句就去收拾房间了。


——就是这样。


这一定会是一个神奇的学期。


莱末一面收拾着床铺,一面苦笑。


那家伙说的让自己睡地下,但实际上第二个晚上,维斯特就命令他和自己一起睡到床上,理由是[不习惯一个人睡觉]——这样的。


“今天晚上也要一起睡哟。”


图书馆回来后,维斯特这么说着。


“今天晚上不是去找塞克丝么,还说要看你的器灵。”


“啊,对哦,一看到莱末和床的搭配,我就什么都忘了呐。”


“——”


突然好想知道塞克丝为什么不下手再狠一点。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离子蠢猫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