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jo de le luna『一』

标题月亮之子

最近haggard中毒所以hhhh

这次放弃了几原玩了汤浅。如果有幸看过老贼[海马]的话一定会发现浓浓的即视感[不要脸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睁开眼睛时,有人用黑漆漆的枪口对着他的额头。在那人身后,清晨的阳光从教堂的玻璃画后投过来,灿烂的光笼罩这对方的身形,让他看不清那人的脸。

那人开口,年轻的声音冷的仿佛刚从冰窟窿里出来一样“来吧,我亲爱的普拉塔,你是选择死亡,还是战斗?”

『第一场,巨大都市外的旧教堂』

这里是哪里,刚才那人叫的是我的名字?普拉塔么?他坐在教堂的地上,小心地歪了头避开枪口。“我可以回答,但可以先让我问个问题么?”他冲那人眨眨眼睛,苦笑出来“我似乎忘了——你是,哪位?”

“布兰梅斯.维尔。”对方重新把枪口对准他的脑袋,还用力戳了戳他白色的刘海。维尔坏脾气地嚷嚷着“别装傻,我要的是回答!不然马上一枪爆了你脑袋!”

普拉塔缩了缩脖子,乖乖地笑出来“我选择战斗,维尔先生。但可以告诉我么,我全名是——?”

“你真忘了?”

“相信我,普兰梅斯.维尔先生,我可以用自己廉价的灵魂发誓。”

青年久久的沉默了。他放下酸痛的胳膊,把枪随随便便塞到自己口袋里。“廉价的灵魂?那真是太好了。”他小声嘀咕了一句,把套在自己身上的斗篷脱下来扔到普拉塔身上“亲爱的普拉塔.德.卢拉,快穿上衣服遮住你的那头惹人发怒的白毛,现在我们要去战斗了。”

战斗?

普拉塔裹紧斗篷,他坐在维尔旁边,那人把敞篷车开的快飞起来一样,他黑色的眼睛盯着前方的路,深色的头发被寒风吹得往后仰去。

“我们去哪?”普拉塔冷的发抖,他努力张开嘴问着那人。小教堂在他们身后远去,路的前方笼罩着雾气,他什么都有看不见。

声音被风吹的散开,维尔皱着眉头大叫着“有什么事情一会说!风太大我听不清!”

算了。普拉塔放弃了交流,他只羡慕地看着维尔身上裹着的厚风衣,把身上单薄的衣服又裹了裹。他把脸埋进身上的斗篷里,迷迷糊糊地睡了下去。

寒风侵蚀着他的身体。

他在坠落。从云层之上的天穹坠落。

“杀掉不劳而获的家伙!我们无罪!因为这种人本来就不该存在!”

“凭什么我们要这么辛苦,你们却只因血统就能好好生活!”

他的身体在高入云霄的大楼之间坠落,他看见无数闪烁的窗口和漂浮的透明电梯在身旁上升,有多少憎恶的眼睛看着他坠落的身影大笑,说天空的贵族原来连飞翔都做不到。

他怎么了?他犯了什么错?为什么自己要被这样对待?

“因为你是白色的贵族。”

维尔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“好了,亲爱的贵族别睡了,我们到了。”

普拉塔迷糊地揉揉眼睛,嘴里胡乱应着坐了起来。有什么都东西因为他的动作从身上掉了下来落在膝盖上,普拉塔低头看一眼,发现那居然是维尔的外套。

“刚才你冷的哆嗦,怕你感冒——”维尔拉开车门,把风衣从普拉塔手上抢了过来“现在醒来就还给我!”

手上的东西被抽走,普拉塔却完全没有反应,他仰着头,看着眼前的景象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出现在他眼前的,是一批高大的建筑群。那些瘦高的楼房笔直插入云中,即使仰翻过去都看不到尽头。而就在这些楼房中间,有无数根电线横竖连接这一个个的房间,偶尔一个载人的玻璃电梯飞速划过去,稳稳地贴在楼房外侧等待乘客到站。

没错了,这是他下落的城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人名真是苦手hhhh

试着写架空都市,试着带入已经完成的耽美向情感,感觉自己也是够够的。

感觉剧情又开始拖了[无奈]

然后——

风太大了我听不见!!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3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蠢猫不上星耀不想更新|Powered by LOFTER